封先生

_(:_」∠)_

【叹封】一件日常小事。

没有什么意义的日常小甜饼。

哦哦西。

慎入。

————————————————————————

“小叹”封不觉语气严肃,面无半点开玩笑的神情看着王叹之,“我昨天晚上,被鬼压床了。”

“诶?!!!”一看后者那激烈的反应和惊恐的神情就说明他信了。

“大概是因为天气开始变凉了吧。”封不觉立刻换上一副懒散的样子,看着窗外悠悠说道。

“......难不成那个鬼觉得冷才来找你的?”小叹虚眼吐槽道。

“不不不,是猫。”说着,他指了指阳台旁的阿萨斯然后幽怨地看向自家发小。“我半夜被这家伙给压得都快喘不过气了。而他呢,吃我的住我的,却在我把他从身上拎下去的时候,还抓伤了我帅气的脸。”

“喂...别这么看着我啊,又不是我抓的。”王医生嘟囔了一句,半倾过身子凑过去看了看觉哥脸上的抓痕。“我给你上点药吧。”



“嘶...”药水从伤口渗入皮肤,封不觉倒吸一口气,皱了皱眉。

“觉哥,这点小伤你还怕痛?”小叹虽是这样说着,却仍是放轻了动作。

“你不懂,这不是肉痛,是心痛啊!我这帅气了脸啊,万一留疤了怎么办?唉...到底不是亲生的猫啊。”

“好啦好啦,不痛了。”王叹之竟然哄小孩儿般的说着,凑过去在封不觉脸上亲了口。

... ...

封不觉率先打破了沉默。

“药水味道好吗?”

“...”

“你自己尝尝就知道啦!”小叹有些尴尬地说了一句,下一秒便凑过去吻上了他的觉哥。


【叹封】梦中的婚礼

依旧是脑洞产物。
看标题,是刀子。...
依旧极度哦哦吸。
慎入。
—————————————————————
祝福的钟声伴随着婚礼进行曲响起。
封不觉站在教堂门口,看着大门缓缓打开,成群的洁白的鸽子从钟楼顶上飞出。
觉哥看见他的发小,穿着一身洁白的礼服,捧着一束鲜花,笑得灿烂。
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先动了起来。
封不觉迈出步子走向了他的新郎。
... ...
“封不觉先生,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王叹之先生永远在一起吗?”
“我愿意。”
“王叹之先生,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封不觉先生永远在一起吗?”
“我...”
刺耳急促的铃声打断了小叹的回答。
... ...
再次回过神时,封不觉在自家的床上醒来。
爬起身关掉手机上不合时宜的闹钟,却发现了小叹刚刚发来的信息,字里行间都透着喜悦与幸福:
“我和小灵已经领证啦!下个星期的婚礼觉哥你一定要来啊!地址我过会儿发给你。”
平静地放下手机,封不觉看向窗外,和梦里的天空一样蓝啊。

试图用一张截图一句话骗热度。
...妞了妞了。(

【叹封】语c扩列。(

我,封不觉,找小叹,谈恋爱。(...)
叹封谢谢。有意者戳398677229谢谢。👌

【叹封】狗狗再疯再狂也会听主人的话。(?)

想象中觉哥第一次见到黑叹的故事。

只想小甜饼。极度哦哦西。标题什么鬼,我也不知道。(好诗!...)

慎入。

——————————————————————

浓烈的血腥味从巷子里飘出,令人作呕。

等封不觉赶到的时候,那里除了王叹之以外已经没有其他活物了。

早就杀红眼的小叹听到动静后,只是回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封不觉,双眸被满地满墙的鲜血映得猩红可怖。

封不觉整理了一下思绪,深呼出一口气,然后叫道:“小叹。”

王叹之眨了眨眼睛,没有反应。

封不觉提高了音量,“王叹之!”

小叹愣怔了一下,似乎是听到了。

“过来。”

少年乖乖地慢慢走向自己的发小。

待到距离合适后,封不觉伸出手,坚定而有力地把对方抱在了怀里。

“哐当”一声,被敲打变形的沾满鲜血的钢管应声落地。

王叹之也抬起手,似乎颤抖着,抱紧了封不觉。

“好了,没事了。”

封不觉用一种从未有过的温和的语气说着。

“我在。”

【叹封】遇到强敌怎么办?

这大概是一个觉哥指导小叹游戏的故事。...(bu

无头无尾毫无逻辑而且似乎没什么意义。

将就着看吧。...

————————————————————

“小叹,你说,如果你一个人碰到了那些职业明星玩家,或者剧本里特别高位而且厉害的存在怎么办?”

“...跑呗?”

“跑不过呢?”

“那就只有等死了吧...”

“怎么能这么消极!听好了,我告诉你,如果以后你遇到了我刚刚说的那写强敌,那么...你直接报我的名字就好。”

“嗯???觉哥你这么厉害啊!”

“那是。报了我的名字,你绝对没有活路。”封不觉骄傲地扬起了头。

【拔杯/hannigram】一次谈话。

一个无头无尾,毫无逻辑,而且极度哦哦吸(OOC)的小甜饼。(?
很短。
请谨慎食用。
——————————————————————
“昨晚休息得怎么样,Will?”
“并不好。”Will的神情看上去有些疲惫。
“做噩梦了?”
男人并没有马上回答,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然后他轻轻摇了摇头,“没有。”
“那么,谈谈你的梦吧。你梦到了什么?”
“…”Will沉默了一会儿。“你。Hannibal,我梦到了你。”他抬起头直直地看着医生,少见地直呼了他的名字。
“哦?”身子微微向后靠去,医生挑了挑眉毛,嘴角有些上扬。
Will深呼出一口气,接着说道:“我白天的时间,除了案发现场和自己家里,剩下的几乎全用在你这儿了。到了晚上,你却还要来到我梦里。这样下去,我的世界里就全是你了…”
医生微笑着听完了小探员的控诉,抬眼对上他透着些委屈的眸子,开口道:
“那真是我的荣幸。”

【叹封】一个关于信息素的脑洞。ABO。

又是脑洞的段子。
随便看着玩吧。
————————————————————————
封不觉。一个大家公认的A。
封不觉是一个自制力极强的人,强到甚至被人认为是性冷淡
所以没人知道他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
就连他的发小——王叹之,也不知道。
但是小叹同学表示,他曾经在觉哥身上闻到过一种隐隐约约的甜腻的气息。
但是封不觉表示那是他的抑制剂的味道。(也有A专用的抑制剂。
小叹表示很惊讶。“觉哥你居然用这么少女的味道诶。”
然后成功地得到了大文豪的一个白眼。
“你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