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先生就是封先生。

【莫萨】妥协。

“大师!”
又来了。
那个金发的乐师,乐神之子,上帝的宠儿,几乎令全维也纳的女性都为之倾倒的风流的年轻人。他的轻浮举止——特别是那花哨的行礼方式和源源不断的甜言蜜语,丝毫不符合宫廷的礼仪。但他还是被接受了,因为他那惊人的音乐天赋!或许还有,他那比爱琴海初冬的阳光更加温暖的笑容。他永远是笑着的,他对每一个人都这样友好,那抹自信的阳光,在他演奏时更加耀眼了,却又使人移不开目光,你甚至能看到在他灵巧的指尖下,一个个音符浮现跳动,和他一样熠熠生辉,但又像星星在太阳的光辉下黯然失色。
“您快瞧瞧,大师!我的新曲子!”
好吧。妥协了
——对他的音乐。

【法扎/莫萨】 游戏。一个没有什么意义的小甜饼。

ooc。
写着玩看着玩。
————————————————————————
“大师!我们来玩儿个游戏吧!”金发小乐师拿着一张纸蹦跶着到了萨列里面前。
“我正在准备明天晚宴的曲目,请您不要打扰。”萨列里丝毫不为所动,甚至都没看他一眼。
“大师——安东——!”莫扎特拉住他手臂晃来晃去地撒娇道,“就耽误您一分钟!我保证,您绝对不会后悔的!”
萨列里知道自己拿这个人没办法,只好放下手中的事,“那么,您要玩什么?”
莫扎特拿起纸,将空白的一面对着他,认真地说;“您看这儿有一张纸,您猜上面是什么?”
“...您新写的曲子?”萨列里只能想到这个。
“不对。”莫扎特摇头,然后冲他神秘地笑了笑,“这上面写的是'沃尔夫冈最想对安东...

© 封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