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先生就是封先生。

【莫萨】我是猫。(序章+一、二章)

第一人称猫咪视角,名字致敬夏目漱石先生并且推荐这部长篇小说。
OOC,慎。
————————————————————————

【序】

我是猫,一只血统高贵的黑猫。

我叫萨列里。

在某天巡逻领地的时候,一个金发的年轻人发现了我。他似乎惊喜而又兴奋不已,不由分说便将我带回了家。

粗鲁。

但是他家还算是宽敞,加上每顿都有吃的,我勉强留了下来。

通过一段时间观察后,我知道了这个轻佻的年轻人竟然是位宫廷乐师。

他叫莫扎特。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

而我的...名字,那个奇怪的名字,是莫扎特给我取的。倒不如说是——在他一看见我的时候——那一瞬间,他便下意识地叫出了这个名字。

出于好奇,请不要用好奇心害死猫这种语句评判我,我回了头。

然后,便被他捉了回去。

【一】

如您所见,我用了“捉”这个词语,足以表达出我的不满和那位年轻人的轻率鲁莽。

当然,还请您不要惊讶,一只猫会说敬语?作为一只血统高贵,受过良好教育和文化熏陶的猫,我认为这没什么奇怪的。

所以也不用急着辩驳我对这位年轻人的评价,我自认为自己看人很准。

那么回归正题,这个轻浮的金发年轻人——莫扎特,说实话,有着极高的音乐天赋。

不过也只有在他演奏的时候,他才会认真起来,散发出一种与平常完全不同的感觉。

我说不出来那是什么感觉,像是...像是我之前的主人散发出来的温暖的,令人炫目的光晕。

他的音乐很有魅力,但他似乎在宫廷里并不被怎么看好,除去那些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的名媛小姐们。

我想这跟另一个人有关。

那个叫萨列里的人。

因为我总是会听见莫扎特呼唤他的名字。

在正午暖烘烘的阳光下,当我在树枝上打盹的时候,会听见树下的作曲家口中哼唱的旋律里夹杂着那个名字;在某个午夜,当我卧在柔软的枕头里,会在从小酒馆喝得烂醉回来的年轻乐师嘴里含糊不清地听到那个名字;在皇帝的宫廷里,当我偷偷溜进去(只是他们忘记邀请我了)在角落里欣赏芭蕾表演,会听见指挥家在表演开始前轻快地呼唤那个名字。

“萨列里。”

“大师——!”

“安东尼奥...”

我知道这些都不是在叫我。

而在那次宫廷演出中,我在阴影之中看到了萨列里大师本人的尊容。

一袭整齐简洁但又不失庄重华丽的黑色礼服,还有胸前那精致的领花——怪不得莫扎特之前非要在我漂亮的脖子上绑一个小巧的黑色的领花。

他似乎把我当成了萨列里,不然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二】

他有时候会也会叫我“大师”,在独处甚至神志不清的时候叫我“安东”。

我现在可以确信他完全把我当成了萨列里。

这让我有些烦恼。

一方面,作为一只血统高贵的猫,是不会认同愚蠢的人类随意将另一个人格折射到自己身上来的。我可是一只独立的猫!

另一方面,受过良好教育的出生高贵的我,是不能不懂得感恩的,毕竟他给我提供安全的住宿和充足的食物。所以我不能这样丢下他不管。

但是渐渐的,我发现了——就算我是一只猫也能发现!——莫扎特对于萨列里的感情。

他甚至在把我想象成那位宫廷乐师长的同时还妄想着抚摸我!我只好亮出爪子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地年轻人一点儿教训。

我可是一只成熟稳重的成年公猫...!

我敏捷地跳向了一边,有些不解地看着他。明明手已经抓破流血了,却仍是一脸傻笑地看着我。

人类真是奇怪的生物。

“大师真是无情呢。”他一边轻声呢喃着,不知是在和谁说话,然后笑着摇了摇头便离开了房间。

奇怪的是他明明笑着,我却不觉得他很开心。

人类真的太奇怪了。

我收起爪子不再思考,卧在枕头上开始慢悠悠地舔毛。

评论 ( 3 )
热度 ( 21 )

© 封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